“不老药”NMN,起死回生?

 直销人   2022-08-02 03:03   0 条评论
直销公司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时政法规
行业研究 行业课堂 如何找人 公司排名
公司大全 产品排行 直销创富 直销俱乐部

“不老药”NMN,起死回生?

基因港创始人王骏也没想到,其子公司生产的NMN被作为化妆品原料备案通过的消息,能让沉寂一年多、以“长寿药”“不老药”为人熟知的NMN行业再次火热起来。

消息传开的当日,一众NMN概念股飘红,尔康制药、金达威等多家企业更是直接涨停。NMN全称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

要知道,仅在一年前,被国内券商预测拥有千亿前景的NMN行业骤遇一纸“禁令”,即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的《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不老药”的高歌猛进之势瞬间降温。

不少业内人士及投资者将此次备案通过视为NMN相关领域在中国监管的松动。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在国家药监局化妆品原料备案信息中,另有一条康盈红莓(中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NMN作为化妆品原料的备案,备案日期为3月29日。

NMN监管新突破似有征兆,但这是否意味着“不老药”摆脱了此前的监管,在中国“起死回生”?

政策现松动迹象

事实上,旗下子公司余姚莱孚斯本的NMN作为化妆品原料备案通过的消息,王骏并不是在第一时间获悉的。

据他回忆,当时他正在上海一家酒店隔离。2月13日,有朋友突然给他发消息:“你们拿到了”。

“很高兴”,王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此前,他和同事们已做了三年半的准备。

这期间,王骏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各类与安全性相关的数据,包括生产资质、NMN研发生产的原始资料,以及其4年前就已在境外推出的NMN面膜的历史反馈,并在交流中一遍一遍按国家药监局的要求更新。

“真正审批的时间虽然短,但(国家)药监局前期做了大量的研究”,王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终交上去的材料摞起来有大概半米高。

此前有多个相关动物研究结果显示,NMN具有抵御皮肤损伤、强化抗氧化特性、调节皮肤炎症等效果。不过,从目前国内外已有销售的面膜、精华液等NMN护肤产品来看,其对人类皮肤的实际功效数据尚未可知。

如果仔细看莱孚斯本NMN的备案信息,会看到其如今正处于监测期。据王骏介绍,监测期为三年,若在期间使用余姚莱孚斯本NMN原料成产的产品,导致消费者出现不良反应,其原料备案将面临调整措施。

这意味着,在享受红利的同时,余姚莱孚斯本的NMN原料也必须承受风险。“毕竟一般产品并非单一成分,即便后续是我们授权的企业的其他添加成分出现问题,我们也需要承担责任。”

除了基因港旗下子公司NMN可作为化妆品原料,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时隔两个月,康盈红莓亦有同类备案通过。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次获批也意味着NMN化妆品在境内生产经营的合规化,对上游原料商及中游化妆品企业而言是扩张的新机会。

一位国内券商医药分析师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国内对NMN的政策确有松动迹象,新原料值得关注。

“不老药”的资本魅惑

也正因如此,余姚莱孚斯本1月24日的备案、王骏2月13日收到的公示消息,于3月不胫而走后在二级市场激起了巨大水花,一日之间让10余只NMN概念股飘红,尔康制药、金达威等多家企业更是迎来涨停。

不过相比于NMN用于生产化妆品的想象空间,前述分析师认为此番真正让股市为之一振的,仍是其作为“长寿药”“不老药”进入大众视野的一面。

作为抗衰领域知名研究者,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是NMN抗衰作用的发现者。自2013年起,其连续发表数篇论文印证NMN逆转衰老的功效:譬如给22个月(相当于人类60岁)的小鼠注射NMN后,发现其部分生理指标恢复到6个月(相当于人类20岁)水平。

一组广为流传的同胎小鼠对比照,则把NMN的抗衰效果深入人心:被长期投喂NMN的那只,毛发乌黑发亮、颇有活力;自然衰老的另一只毛发花白、毛躁,且看起来行动不便,颇具老态。

而这些关于NMN的研究成果,很多被刊登在《自然》、《科学》、《细胞》这样的顶刊上。这些论文,再加上大卫·辛克莱尔自称每天吃NMN保持年轻态的消息,让NMN在国外迅速爆火。

到了中国,NMN的蹿红则离不开香港的李嘉诚。长期服用此类物质“感觉回到20岁”的李嘉诚,成为一张张线下线上海报的主角;他2500万美元的投资,更是被其他NMN生产经营企业当成背书。

此后,一瓶能吃上40天的NMN膳食补充剂,价格从2万多元降至几千元,电商平台上层出不穷的原粉商家,更是让人花上二三百元就能享受到同等的“延寿”待遇。这也让NMN进一步下沉,溢入大众视野。短短四年间,NMN的信徒陡增。

作为NMN原料大国,再加上经济增长和老龄化加深,如此“神效”的抗衰老产品在中国的前景亦被资本市场看好。彼时,中信证券在其研报中指出,预期NMN分子在中国可达千亿市场规模。

破冰,然后呢?

值得注意的是,比起欧美日韩等对“不老药”监管的宽松,即允许NMN用于生产膳食补充剂,中国监管部门的态度十分谨慎。

去年年初,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一纸《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给行业迅猛发展的势头按下了暂停键。该文件指出,在中国,NMN并未获得药品、保健食品、食品添加剂和新食品原料许可,即在境内NMN不能作为食品进行生产和经营。

原因一方面是,关于NMN抗衰、延寿甚至逆转衰老的功效是否具备人体临床意义依然存在争议。

“目前关于NMN的抗衰研究仍局限于小鼠、线虫、酵母等,其结论未必适用于人体”,曾研究过长寿赛道的一位投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另一方面则是,中国NMN市场乱象纷呈。

一般而言,NMN保健品在中国的合规销售途径,主要是通过跨境电商销售经海外相关机构认证的膳食补充剂,但在多个电商平台,如今依然充斥着售卖NMN原料的商家。

虽然这些商家会在商品详情页注明仅限于工业应用或科学研究等非医疗目的,非食用、非药用,但中国新闻周刊与一些商家取得联系后对方均表示,本土生产的NMN原料亦可按照日常服用需求代消费者灌装胶囊,用于口服。

不仅如此,王骏表示NMN共有两种:一种是α,经化学法合成,有效含量较低,会残存杂质,可能对人体有害;另一种则是有生物学活性的β。“不少人卖的是α,甚至掺着面粉卖给消费者”,王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因而在保健品、功能食品及药品领域,中国对NMN的监管颇为谨慎。

也正因如此,王骏认为,此次NMN化妆品原料备案通过的最大意义在于破冰,即一种新物质开始被接纳,“起码释放了不反对的信号”。

前述业内人士亦认为,NMN作为保健品、新食品原料也因此变得更为可期。

不过,显然外用的化妆品原料与内服的食品原料在安全、技术等层面的要求不可同日而语。中国保健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华锋指出,并不能将两种层级的备案直接关联起来。

换言之,对“不老药”再下一城的乐观期盼,仍需谨慎。

本文地址:http://www.zhixiaocf.com/34107.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直销人 无法审核全面,如有违规,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