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看待与商业空间共存的中国当代艺术?

 直销人   2022-08-07 03:51   0 条评论
直销公司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时政法规
行业研究 行业课堂 如何找人 公司排名
公司大全 产品排行 直销创富 直销俱乐部

当艺术与日常空间之间的界限逐渐消弭,我们该如何对个体艺术品进行真正地考察,更好地理解一般意义上存在于商业空间的中国当代艺术?以及它们之间究竟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共生关系?

艺术的幻象

时尚品牌需要使用多种方式来表达品牌的核心美学,就如同一颗钻石有许多刻面,每个刻面都会有着不同的面向。艺术之于品牌而言,被视为是在构筑一层「浪漫主义的氛围」的表达形式,正如我们时常听到的时尚行业「销售的是梦想,而非商品」。

艺术史学家马克斯·J.弗里德伦德尔(Max J.Friedlander)在《论艺术与鉴赏》中提出,「艺术创造了第二个世界,我在这个世界里不是演员而是观众,这个世界就像伊甸园。」他认为「艺术的功能是服务,艺术要装饰、记录、讲故事、教诲、体现理想以及唤起挚爱。」艺术是在以形和色的方式专门地传达智性或精神价值。

Loewe于马德里的旗舰店「马德里之家」,它的店铺空间向来以品牌与艺术作品的巧妙结合而闻名。

当艺术与时尚空间的结合,是通过前者自由的创意、创作方式为后者的故事进行理解和阐述,艺术创作者起到的是运用自己擅长的元素满足传递讯息、映证品牌文化核心的作用。

1936年萨尔瓦多·达利为高端百货公司Bonwit Teller打造了橱窗《She Was a Surrealist Woman》,该作品被认为是艺术家达利在三十年代参与时尚界的一个典型案例。©️ DALÍ FOUNDATION

譬如纽约高端百货公司Bonwit Teller曾在1936年邀请了超现实主义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打造陈列橱窗。随后又在六十年代邀请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将他的几幅画作和身着当季时装的女模共同展示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陈列里——这些画作都是沃霍尔根据时下流行的漫画、黑白相间的广告和模特身上穿着的服装为灵感而进行创作的。

1961年,Andy Warhol为Bonwit Teller设计的橱窗. Photograph by Nathan Gluck © Estate of Nathan Gluck.

时尚商业空间热衷于依托艺术的幻象将原本的产品转化为能用感官理解的事物,以此将日常生活中的物体与更为高尚的东西——艺术相结合。

时尚品牌选择与当代艺术的结合,通常会引发一种质疑,在艺术的灵光或光环的影响下,艺术的参与是否只是作为品牌的背书?在消费社会里,我们为什么喜欢一样东西超过另一样东西,是需要理由,就好比当你走进商店时,选了A而不是B时,除了个人偏好的原因,还有符号价值的存在。当下,纯粹的使用价值自身早已不足以将产品彼此区分开,于是就需要一种更为精神层面上的区别特征,是关乎文化符号价值的。因此,几乎所有的商品在后天都获得了一种文化的成分。

后现代消费者会希望与品牌之间形成一种超越产品本身的情感连结,将理想化的乐趣、唤起共鸣的审美品味、渴望拥有的生活方式投射在品牌身上。前者从后者身上得到一种积极的认同关联。

中国当代艺术的新场域

当下,对中国消费者而言,民族自信心的渐长以及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也让他们更容易对根植于中国本土文化的当代艺术抱有情感上的共鸣。消费者拥有主动选择权,他们希望寻找符合自身个性和表达的产品。基于这种情感上的共通性,将对当下的中国品牌产生极其重要的积极的认同关联。

中国当代艺术与中国品牌在一定程度上是根植于同一片夯实的本土土壤,在中国特有的文化土壤上诞生,也在城市化、工业化、全球化的推动下,在时间维度与空间维度与西方世界进行了互通有无,但是其本身仍然携有一定的民族和文化特殊性,其本质是关乎文化表征、身份归属的内核探讨。于是,我们试图从环绕着自身的身份、文化、历史和当下,于触手可及的「中国符号」中寻找身份的认同。

但是,在调用「中国符号」为己所用的出发点上,中国时尚巨头该如何不落窠臼地进行创作?

上海滩 Shanghai Tang创始人 邓永锵

1994年,中国香港商人邓永锵在香港创立了中国时尚品牌上海滩 Shanghai Tang,在当时被认为是「中国第一个现代奢侈品牌」。

他主张中国不应由别人来定义,而是由中国人自己来定义,「若想要准确地了解中国,就必须通晓中国的历史,与时俱进地思考中国故事。」

(自传《A Chink In The Armour》),他将中国上海的风情进行了「再包装」,以一种文化图标的形式吸引国际消费者。

「上海滩 Shanghai Tang最大的遗产不在于零售业,而是对上海这个城市深化的进一步贡献。」中国作家李欧梵在文章《上海摩登:一种新都市文化在中国1930-1945》中指出了上海滩 Shanghai Tang风格的意义所在。

长期研究中国时尚产业的博洛尼亚大学副教授Simona Segre Reinach在《全球化下的中国时尚产业》中写道:「中国时尚是一个跨文化和跨地区的概念,西方曾重新定义中国时尚,而这也成为了中国时尚形成的一部分。」在她与学者Wessie Ling共同完成的著作《Fashion in Multiple Chinas: Chinese Styles in the Transglobal Landscape》中提出:

中国一直被视为研究时尚在新世界秩序之下冲突与经验的重要对象,它有着巨大的商业潜能的同时,也在努力将创意表达纳进自己在后期的身份特征中。

Wessie在书中则是分析道,中国香港曾为中国建立了全球时尚试验点的重要作用。

彼时上海滩 Shanghai Tang 香港旗舰店的设计

彼时,邓永锵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 继将香港作为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总部之后,迅速向海外拓展事业版图。1997年,他在纽约曼哈顿的麦迪逊大道上开设了第一家上海滩Shanghai Tang旗舰店,与许多风头正盛的Calvin Klein、 Barney’s 一线国际品牌做了邻居。并且,他亲自参与了在美国的业务,在旗舰店装潢期间,他在店里亲力亲为,同时还维持着良好的与媒体、名人之间的交流。

《南华早报》以《Man of Tang meets the Big Apple》一文报道了上海滩Shanghai Tang曼哈顿店开业的盛况,「(大雨中)在上海滩 Shanghai Tang的盛大开幕式外,还有数百名嘉宾在等待,纽约最耀眼的曼哈顿名流们的服装和发型都在雨中枯萎了。」

时任《ELLE》出版人Carl Portale回忆起当日,「他(邓永锵)来到纽约的时机再好不过了。两年前,一些新的意大利时装屋就来到了这里,他们就看好了这里的前景。我认为没有理由不对上海滩 Shanghai Tang的前景感到乐观。」

据《独立报》的记者Nick Foulkes 报道,当天邓永锵与百万富翁、电影明星和皇室成员谈笑风生,同时他也描绘了开业当天美国人对中国风格抱有了极大热情:「消费者冲进了店铺,他们想要买相框、手帕、帽子,想要一个特别的标签,一个『中国制造』的上海滩Shanghai Tang,想让自己看上去就像中国最著名的女演员巩俐一样。」当时,巩俐是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品牌大使。

邓永锵(左)与当时的上海滩Shanghai Tang品牌大使巩俐

「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曾是西方将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定性印象。不过,Reinach曾对「make」一词进行解读:「

既是指制造,也可意味生产。而且更重要的是,make的对象,既可以是实物产品,也是概念想法。」(《全球化下的中国时尚产业》)邓永锵正是基于对「make」抽象定义的理解,借助中国艺术和中国本土符号的创作形式扭转了西方人对「中国制造」商品的廉价印象。

「他提出了一个基于玩味的创意概念,一种半开玩笑的、后现代的风格和近代中国手工艺品的结合,然后用麦迪逊大道精品店的价格出售它们。」时任《探索》(Quest)杂志的主编Kristina Stewart这样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邓永锵在对纽约旗舰店室内设计时,特意邀请了美国画家Elizabeth Thompson以立体主义和中国西藏寺庙为灵感,为门店设计了耳目一新的艺术装修风格,将独具特色的中国标志的元素融入其中,也让该旗舰店成为了彼时麦迪逊大道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美国画家Elizabeth Thompson 设计的「Shanghai Tang」(1997)

一个中国时尚品牌该如何在世界上引起注意?

文化作家Philip Dodd 认为,艺术是一种可以让本土文化与世界产生紧密联系的重要方式。作为最早一批中国当代艺术的挖掘者与支持者,邓永锵强调东西交汇、兼容并蓄、经典与现代并存,自九十年代初起就开始与一众中国艺术家合作,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艺术家的得天独厚的创作激情和蓬勃的创造力。

1997年,美国杂志《Cigar Aficionado》评价邓永锵为中国的新崛起一代带来全新的时尚身份,认为他不是简单地传递中式美学,而是通过商业与艺术的棱镜在折射中式美学,「这是一种从东西方、过去与现在当中共同提取的身份,它不因流行文化或商业化而消减。邓永锵旨在创造首个世界认可的中国品牌,并推广和赞美中国文化,为它的传统文化赢得应得的认可。」

彼时,在关乎「中国时尚与艺术」的关系探讨中,邓永锵提出了独到的个人理解:「艺术性和商业性,这个区域理应雅俗共赏,也欢迎各种层次的民众前来参观或者消费。」他将上海滩 Shanghai Tang与中国艺术文化进行联系,并受艺术与文化的启发塑造具有标志性的中式现代风格。

1995年,邓永锵(左)与英国戴安娜王妃(中)、国际著名艺评人兼策展人张颂仁(王妃右的男士)出席威尼斯双年展「我相与他相」

上海滩 Shanghai Tang的Logo演变,从最初的繁复走向了简约。左为最早的版本,右为最新的2022年版本。

时代更迭,于中国时尚而言,曾经的「中国制造」也正在向「中国智造」转变。

「智造」一词在于中国创造者掌握叙事的主动权,向外输出属于本土的故事和美学,而非遵循西方的定性印象。在继承创始人邓永锵主张的中国文化与艺术的精神的同时,上海滩Shanghai Tang也以自身为媒介,见证中国文化和艺术在时尚领域的演变。

2010年,「中国行为艺术第一人」李暐受品牌邀请进行创作。他用鲜粉色红布料将位于尖沙咀的上海滩Shanghai Tang旗舰店包裹起来,并融合其特有的「飞的艺术」概念,将作品命名为《席卷奢华》。他在作品中探讨「论人类的渴求以及无止尽的欲望。」

李暐的《席卷奢华》,2010

成立二十周年之际,品牌邀请了中国波普艺术家蔡赟骅以大自然的勃勃生机之美推出了一系列艺术作品,并运用中国漆雕、丝绸刺绣以及手绘瓷器的传统技法,以此将中国艺术、文化于上海滩Shanghai Tang融会贯通。

蔡赟骅设计的「Petrol Rainbow」 (2014)

2019年,上海滩Shanghai Tang邀请中国艺术家徐冰创造了艺术作品《上海滩—中式原创》。徐冰以特有的「英文方块字书法」将「Shanghai Tang Created By Chinese 」化为六个书法大字,在展现中国文化底蕴的同时,也以现代美学的角度诠释中国的传统书法设计。

徐冰的《上海滩—中式原创》(2019)

行至今日,上海滩Shanghai Tang 将中国当代艺术精神视为立足于当下的发展脉络,也化为品牌现下叙事的基因之一。不过,当下,若只是高喊「时尚与艺术联名」的口号似乎早已是陈词滥调,也易让艺术本身也陷入消费主义市场的泥沼,从而消弭了它的灵光,于是

这就涉及到了「创作的自由权」的归属,在面对严苛的市场规则时,若要让艺术本身在商业土壤开出自由之花,品牌是需要将创作权进行让渡的。

上海滩Shanghai Tang 在与艺术家合作时,选择将创作的自由全权交给艺术创作者,并以自有的商业零售空间作为一个可以与时装形成互文的艺术陈列空间,让普通人也得以漫步其中,轻松地欣赏艺术作品就如同欣赏一件设计精妙的时装,无需过度在意审美品味的好坏,而是享受其中,亲近艺术带来的共鸣。

今年2月,上海滩Shanghai Tang于上海兴业太古汇开启首家概念店,携手UCCA集团旗下UCCA Lab,邀请了中国青年当代艺术家陈维、周轶伦,共同呈现首个艺术项目“霁·春”,并将旗舰店打造成一个具有故事性的「展览空间」,将当季单品与艺术品作为展品陈列其中。

如页面未加载,请刷新重试

上海滩Shanghai Tang于上海兴业太古汇开启的首家概念店

艺术家陈维与周轶伦以中国绘画史中百盛不衰的经典题材 「雪霁」与「早春」为主题,提炼古典文化中的先锋意象,以装置艺术为媒介,将当代园林景观化为抽象符号,与当季的时装设计交相辉映。上海滩Shanghai Tang希望可以通过与艺术家合作的装置作品,打破了艺术作品、日常物品与商品之间的界限,将三者形成关联,也为品牌今后的风格走向奠定一定的基础。

周轶伦的《藤荫》。它不仅是一件艺术作品,也可当作衣架使用。

从消费者的角度而言,上海滩Shanghai Tang旨在打破大众与中国当代艺术之间认知的藩篱,将商业空间与艺术展示空间进行叠影,将艺术品与「可穿着的艺术」——高级时装展陈于同一空间,赋予品牌旗舰店以可变幻的艺术馆的寓意,也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提供给消费者漫步于艺术空间的体验感。

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进行分析,会察觉艺术家陈维、周轶伦所创作的作品是基于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关键元素,并在关乎中国文化和美学基础上进行的拆解与再创作。

周轶伦的《绚烂晨雨》及其细节,该作品以上海滩Shanghai Tang经典的中式上装为雏型制作而成的艺术作品。

周轶伦的《随形积雪》系列,将艺术作品和置物架的属性两者结合,贯彻了「可使用的艺术品」,而非将艺术品只是视为束之高阁的存在。

《绚烂晨雨》,是艺术家周轶伦将上海滩Shanghai Tang经典的中式单品为雏型,对其进行的改制,将衣服脱离了原本的功用价值,将其转换为艺术作品。从一定程度上,该作品似在论证时装与艺术品之间的可转换的共存关系。他以积雪的形态而创作的《随形积雪》系列,更是将艺术作品和置物架的属性两者结合,让艺术作品在日常生活中也能发挥功能性,

贯彻了「可使用的艺术品」的概念,而非将艺术品只是视为束之高阁、遥不可及的存在。

陈维《云石》(2021),该作品是从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牡丹菊花提花面料的纹理汲取灵感。

上海滩Shanghai Tang牡丹菊花提花面料

影像装置艺术家陈维引用了上海滩Shanghai Tang服装中所使用的纹样、园林建筑中门和窗的形状,以及林中石的特写形态等意象,跳脱出传统的显像图腾,将其化解为更抽象的艺术纹理。譬如,灯箱装置作品《云石》是他从上海滩Shanghai Tang牡丹菊花提花面料的纹理汲取灵感,又从园林设计中获得启发,通过层叠的光影色彩印附于透明的亚克力之上——将现代工业建筑材料与中国传统园林景观的特征结合而成,充满了后现代主义。

陈维《八角》(2021)

陈维的灯箱装置《八角》的纹理源自上海滩Shanghai Tang 袖扣上的经典元素

另一件灯箱装置作品《八角》受启发于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经典花窗纹理——它曾多次出现于品牌的袖扣中;《花窗》亦是如此,其纹理既是上海滩Shanghai Tang服装上的标志性纹理,亦是受到了苏州园林花窗的启发。

陈维的灯箱装置《花窗》,纹理既是上海滩Shanghai Tang标志性纹理,也是受苏州园林花窗的启发。

上海滩Shanghai Tang经典花格窗纹理,灵感源自园林的花窗。

上海滩Shanghai Tang的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作为本土的奢侈品牌,上海滩Shanghai Tang从创立至今始终都植根于中国当代文化艺术体系,希望能将品牌打造为传递中国当代艺术生活方式的媒介,是传递中国当代艺术、支持『中国智造』,与当今中国人生活方式形成连结的平台。」

上海滩Shanghai Tang始终都在与中国当代艺术保持着深厚的联系,在不断完善品牌自身的中国叙事语境的同时,也试着将时尚与艺术两大领域的的受众群互通有无。正如创始人邓永锵曾经强调的「艺术与商业理应雅俗共赏」,如今的上海滩Shanghai Tang渴望通过将中国当代艺术风格与日常生活中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结合,挖掘日常生活之美。

优秀的产品设计会一直吸引与之相符合的受众,艺术亦是如此——因为它并非是全然地脱离日常,而是基于现实的进行了另一种维度的想象与创造。

「衣服只有在被穿戴的时候才能获得新生,它需要在等待契合的购物者点亮。同时,购物者也会通过与自身审美相契合的产品,来实现自身文化本体的面貌呈现。两者是相互作用的关系,上海滩Shanghai Tang目前希望的是可以将这两者通过艺术的形式有机结合在一起。」负责人说。

今时今日的时尚的特征在于风格多样和文化的多元,它将自己呈现为一种可以塑造我们生活的存在,也比过去被赋予了更多的象征意义和文化身份。同时,它也通过地域性文化和艺术的表达形式正在唤起我们的身份认同。当时尚尊重艺术创作自由表达时,也赋予了其自身无限的可能性与生命力,两者自由结合,彼此良性交融,才得以让双方都能够日久弥新。

上海滩Shanghai Tang 2022秋冬「双歌」

事实上,上海滩Shanghai Tang也拥有着得天独厚的「奢侈品牌」基因:耐人寻味的创始人故事、植根于中国的悠久文化传统,中国当代艺术的叙事手法,和国际事业版图的历史背景,它根植并成长于一块相当夯实的土壤,只是眼下若想要构成花团锦簇的盛景,仍需要一定发荣滋长的时间和空间,以及足够丰沃且恰如其分的文化滋养。

另一方面,中国时尚不断探索与塑造自身风貌的漫长过程,也可视为在思考如何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代艺术中引经据典于当下进行建构和重塑的方式——该探索的过程也正在成为中国时尚体系发展的助推力。

更重要的一点是——是时候,我们需要属于中国的奢侈品牌了。

-End-

本文地址:http://www.zhixiaocf.com/34719.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直销人 无法审核全面,如有违规,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