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奥密克戎=德尔塔克戎?研究人员称发现混合毒株,已有25人感染

 直销人   2022-01-10 06:11   0 条评论
直销公司 新闻资讯 媒体报道 时政法规
行业研究 行业课堂 如何找人 公司排名
公司大全 产品排行 直销创富 直销俱乐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德尔塔仍在肆虐,奥密克戎快速蔓延之际,又有新的新冠病毒毒株出现了!


近日,塞浦路斯大学研究人员疑似在当地发现一种德尔塔与奥密克戎的重组新冠毒株,该毒株被研究人员命名为“德尔塔克戎(Deltacron)”。


图片来源:摄图网_400123062


研究人员发现“德尔塔克戎”毒株

系德尔塔与奥密克戎重组


据科技日报,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9日援引塞浦路斯媒体报道,塞浦路斯大学研究人员疑似在当地发现一种德尔塔与奥密克戎的重组新冠毒株,其基因与德尔塔毒株更为接近,但拥有大量奥密克戎毒株的特有变异。因此,该毒株被研究人员命名为“德尔塔克戎(Deltacron)”


塞浦路斯共和国总统新冠肺炎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塞浦路斯大学生物技术和分子病毒学实验室主任雷盎迪沃斯•考斯瑞吉斯领导的研究团队一直在追踪该国新冠病毒变异情况,团队在对1377个样本进行测序后,发现有25人感染了这种新毒株,其基因序列虽与德尔塔毒株接近,却有10个奥密克戎毒株的特有变异。同时,这25名感染者中有多达14人为住院患者。


考斯瑞吉斯称:“目前存在奥密克戎和德尔塔毒株的共感染情况,我们发现了一种二者重组的变体。”而分析表明,与未住院患者相比,这种变体在住院患者中更为常见。团队已将该毒株基因组上传到GISAID国际数据库中,将持续观察这种变体是否更具致病性或传染性,或是否会流行。


不过,该毒株的发现除引发广泛担忧外,也存在一些争议。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博士后研究员托马斯∙皮考克在“推特”中称,有一些迹象显示,所谓“德尔塔克戎”有可能是基因测序受到污染的结果


研究表明,重组在冠状病毒中非常常见,并在新冠病毒进化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20年7月,美国杜克大学、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等机构研究人员在《自然》杂志发文称,新冠病毒很可能通过重组获得感染人体的能力;2021年8月,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研究人员发表预印本论文称,重组大大加速了新冠病毒新变体的出现。


总之,监测新冠病毒基因组以获取重组证据具有重要意义,既可以深入了解病毒,也可以在 “超级毒株”重组出现时提供早期预警。


法国发现“IHU”新毒株

专家:新变种不等于更危险


据央视新闻报道,就在几天前,当地时间1月5日,据多家法国媒体报道,去年12月,法国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和教学研究院(IHU)对外表示,发现了一种新冠病毒新的变异毒株,该毒株编号为B.1.640.2,也被称为“IHU”毒株。该毒株包含46个突变点和37个缺失。


该毒株最早在一位从刚果返回法国的病人身上发现。截至目前,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和教学研究院共发现了12例该毒株感染者。由于样本较少,目前很难评估其传染性和危险性。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该毒株列为接受观察的新冠变种


根据报道,马赛地中海传染病医疗和教学研究院团队于去年12月29日在上传至MedRxiv平台的预印本中首次报告了这一变体。该团队表示,IHU毒株带有46个突变点和37个缺失,导致30个氨基酸替换和12个缺失。


相较之下,正肆虐全球各国的奥密克戎毒株的突变点为37个。IHU毒株的突变点包括了奥密克戎中已发现的两项突变——N501Y和E484K。此外,还有9个缺失位于病毒刺突蛋白中,而目前全球面市的大部分新冠疫苗都是针对病毒的刺突蛋白建立防御机制,刺突蛋白的变化可能会影响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据报道,首位感染者IHU毒株的是一名住在法国东南部的男性,此前已完成了新冠疫苗的接种。2021年11月中旬从非洲旅行回家的两天后,他开始出现轻微的呼吸道症状。第二天,这名男子进行了新冠检测,鼻咽样本呈阳性。研究人员表示,测试显示了一种“非典型”的穗状基因组突变组合,与当时的主要流行毒株德尔塔的模式不符。


经过仔细研究,去年12月初,研究人员确认了这是一种新的变异毒株,将B.1.640.2从进化支B.1.640中分离出来。此后,这一毒株在同一地区出现了小规模传播,至少有11人的B.1.640.2变种检测呈阳性。


B.1.640于2021年9月被发现,其刺突蛋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异,随后被纳入了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的监测之下,但一直没有被提升到更高的担忧水平。


然而,研究人员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一B.1.640.2变种是否会像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变种一样带来大麻烦。众所周知,新冠病毒一直在不断突变,过去两年出现了众多新变体,但只有极少数新毒株能占据主导地位。


流行病学家Eric Feigl-Ding在推特上发帖表示,新的变种不断出现,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它们会更危险。而就时间线而言,IHU变种的出现时间几乎与奥密克戎相同,甚至可能早于奥密克戎,因此无需有过多的担心。


研究人员也在论文中表示,就感染和疫苗保护而言,“现在猜测这种变种会表现出怎样不同的传染性和免疫逃逸还为时过早”。但同时指出,这一变种的出现是新冠病毒变异和跨境传播具有不可预测性的最新实例。而这种病毒继续传播和繁殖,它就会一直发生突变,新的变异毒株就会不断出现



版权声明:本内容部分来源于网络,感谢原作者辛苦的创作,转载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zhixiaocf.com/9500.html
版权声明:项目均采集于互联网, 直销人 无法审核全面,如有违规,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